温馨提示: 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互联网大事记 admin 评论

互联网巨子的“接班人”们,基本上和创始人处于同一年龄层,有的比创始人还要大。那末,“接班”究竟是公司治理变革的演义,还是富有小我私家特色的演戏? 今年是公元2018年,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互联网巨子的“接班人”们,基本上和创始人处于同一年龄层,有的比创始人还要大。那末,“接班”究竟是公司治理变革的演义,还是富有小我私家特色的演戏?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今年是公元2018年,算起来,1964年的马云,54岁;1968年的李彦宏,50岁;1971年的马化腾,47岁;1973年的刘强东,45岁。以BATJ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互联网巨子,正在知天命之门内外徘徊。根据现有的执法,尽管60岁其实不是互联网巨子们的“法定”退休年龄,但“头号玩家”的接班新困境,还是不由辩白地摆在了他们面前。

就像马云马先生念念不忘的校园,当这些互联网巨子听到下课铃声的时候,他们会准时下课吗?

谜底是,对着这群年青的互联网巨子谈接班,它是个伪命题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阿里走马换“太子”

2018年9月10日,刚满54岁的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宣布,一年后,也就是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,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**,继任者是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。

马云说,为退休这件事,自己筹划了十年。但回顾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,执掌天下的历代帝王们在生前接班的例子寥寥无几,很少有人相信马云会不再操控这家市值4300亿美元的公司。果然如此?

2009年,阿里十周年庆典上,阿里创始人“18罗汉”集体辞去创始人职位,宣告阿里进入合伙人时代。第二年,合伙人制最先试运行。

与创始人不同,合伙人是一个动态调整的群体。在阿里最初的28位合伙人中,18位创始人里只有马云、蔡崇信、彭蕾等7人作为合伙人留下了,其余的合伙人是从社会各界引进的管理人员。至今,阿里合伙人数已增至36位,70后占比超过80%,还有3位80后。

除合伙人轨制的构建,摆设好接班也成了马云的必修课。根据未经阿里官方证实的阐发,扳指算来,定下“太子”张勇之前,前面已有三任接班人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

第一任是“财神”孙彤宇。

孙彤宇1996年就跟着“风清扬”马云,是“18罗汉”之一,是原蚂蚁金服的董事长彭蕾的丈夫、原淘宝总裁。阿里2007年上市后,孙彤宇被宣布“休整和学习计划”,孙彤宇听后在谈话的历程中难以自控,当众嚎啕大哭。他说:“淘宝是我的孩子。”

历来没有把自己当作职业经理人的孙彤宇,2008年离职了。他的新公司,叫拼多多。单从这个公司名字来看,是充分体现了当初开发淘宝的那种拼命精神的。但既然已经离开了阿里,拼多多要和谁拼命,好像不言自明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孙彤宇

第二任是“铁木真”陆兆禧。

1999年,阿里刚成立没多久,广东人陆兆禧虽然晚来了几个月,却以后发制人的招式,成功开拓了华南市场。可能连陆兆禧自己都没有想到,此后他在阿里的职业生涯就进入了“救火模式”,被马云派去解决一个又一个棘手问题,其中囊括了阿里三大支柱业务,B2B、淘宝和支付宝。

陆兆禧勤奋,每天处理300多封邮件。朋友让他注意身体,他说:“我不图名,钱也够花了,剩下的就是责任和人情了,为了这个,我可以连身体也不要的。”

不要命的陆兆禧于2013年被录用为阿里巴巴集团CEO,甚至阿里最出名的创始人蔡崇信在介绍合伙人制时都特别提到,合伙人制是努力让陆兆禧在CEO的位置上“感触舒服”的。

遗憾的是,就在同一年,马云派陆兆禧在社交领域跟腾讯微信死磕,但微信最后势不可挡。而后,张勇取代了陆兆禧。2016年,47岁的陆兆禧退休,成了声誉合伙人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2013年11月21日,浙江省杭州市,在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全公司ALL IN无线一月之际,会场上时任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宣布了无线互动平台“交游”新数据:短短一个月,好友互动平台“交游”的注册用户数已突破1000万。

第三任是俞永福。

在阿里,俞永福是“来路不正”的。他曾大马金刀砍失落高德O2O业务,聚焦地图服务,率领高德走上正轨,带着UC连续多年增进超过100%。2015年,俞永福成为阿里妈妈总裁,并全票被选阿里上市后的第一拨合伙人。在阿里百尺竿头的俞永福,此时距离进入阿里,才一年半。

俞永福离阿里“太子”之位最近的时刻是古永锵离开,他被赋权担任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的2016年10月底。但最终,这个经马云“特批”,甚至可以不取花名的俞永福,最终未能成为接班人。

第四任“逍遥子”张勇,他被阿里人称为“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,并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”的新CEO,最终一步一步迎来了他的巅峰时刻。接班人重要,而阿里合伙人的轨制同样要害。马云并未完全离开阿里,因为合伙人制让马云是阿里的永久合伙人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2017年9月19日,时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出席公布会并分享阿里大文娱的战略成果。

刘炽平宁陆奇,只是传说

相比阿里,BAT里的腾讯和百度的接班进展,好像还只是坊间传说。传说中的主人公离别是,现任腾讯公司执行董事刘炽平,前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。他们两人相同的是,业务能力强,事业出色。不同的是,腾讯还有刘炽平,百度已掉陆奇。

刘炽平的传说,伴随了2003年某个下午的一场雨。是日,在香港港丽酒店大堂的咖啡厅,马化腾、陈一丹和彼时高盛集团亚洲投资银行部的高管刘炽平见了面。马化腾后来赞扬刘炽平:“他是我见过的香港人中普通话说得最好的。”

不爱讲客套话的马化腾,对刘炽平的第一印象很好。2005年,刘炽平加入马化腾战队。刘炽平对马化腾说,自己只做三件事:战略、并购和投资者关系。当时马化腾对这几项工作,还一头雾水。

2007年,刘炽平一眼看中了张小龙的Foxmail,收购了。后来,演化出了一个叫微信的软件,这个软件如今是腾讯最大的长板。

2010年,持续4年的3Q大战后,腾讯翻然醒悟,要做开放生态了,即做不好的业务不做了,改投。接着京东、美团、滴滴背后都有刘炽平的撮合。

2014年,马化腾因为背伤做手术,被扎克伯格用翻倍的价格拿下了WhatsApp。也许因为这个教训,2016年,刘炽平就没等马化腾了,自己飞了一趟赫尔辛基,用差不多100亿的估值,拿下了芬兰移动游戏开发商Supercell 84%的股分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2016年6月21日,芬兰赫尔辛基,时任腾讯执行董事刘炽平与Super Cell首席执行官Ilkka Paananen在Super Cell总部会面。腾讯宣布将收购Super Cell公司84.3%股分。

刘炽平对马化腾讲的三件事,算是说到做到了。若把刘炽平当作是腾讯的二当家,一点也不为过。

如今,刘炽平这位中国最大社交公司的隐秘核心发念头,与阿里的张勇年纪相仿,但接任腾讯的可能性就不如张勇了,因为马化腾只比刘炽平大两岁。

无论是不是接班,不愁收入、事业如日中天的刘炽平在腾讯中驰骋的日子,还有很长一段。但另外一个“传说哥”陆奇,却在百度画上了停止符。

陆奇之于李彦宏,根据一位百度高管的评价,如同张勇之于马云、刘炽平之于马化腾,充任了“左膀右臂”的角色。

加入百度前,陆奇是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。离开微软后,陆奇一直是互联网公司追逐的工具,马云也曾屡次有意挖他。

酷爱技术、注重效率、看好AI ,这三个配合点最后让陆奇和李彦宏走到了一块。但是,在陆奇任内,百度其实不平静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,让百度的声誉跌至冰点。同时,多年以来高效运转的商业模式受种种内外因素制约,公司的增进好像已经触摸到天花板。

“取”和“舍”成为2017年以来,陆奇初入百度的施政两条主线。一条整合AI,一条分拆医疗竞价排名。

全情投入Feed流与人工智能的百度,很快恢复了元气。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百度营收209亿元,同比增进31%。

没想到,2018年第二季度还没结束,5月18日,陆奇却意外离开了。

陆奇走人的第四天,5月22日,百度联盟生态大会上,主管百度搜索业务的老兵向海龙强调,“李彦宏从未说过All in AI”。陆奇走后,百度的战略偏向也改了,孝敬真金白银的竞价排名东山再起。

离开百度时,陆奇57岁。漂泊半生才回国的陆奇也许不够世故,但作为微软前任CEO鲍尔默眼里“业界异常罕见的奇才”的陆奇,留给李彦宏的,是一把接班人的量尺。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京东在,刘强东就在

BAT之间的坚持和对抗,是自但是然,显而易见的。但宣布退休后的马云,在9月18日2018阿里巴巴全球投资者大会上提及那些关于他自己退休的猜测时,没有关于马化腾或李彦宏的内容。马云“怼”的是京东集团董事局**兼CEO刘强东,这个一直与阿里绑有“既生瑜何生亮”情结的另外一家电商大佬。

大会上,演讲魅力依旧的马云嘲讽地说:“有人说是为了隐匿中美贸易战,有人说是因为经济环境低迷跑路,最后,还有人说和明尼苏达产生的事儿有关。”说完,马云耸了耸肩,表示不存在的。

马云说的“事儿”产生在8月31日,刘强东被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警察带走了,原因是他被卷入一起性侵的指控。

美国,这个位于西半球的大国,在“事儿”产生前一直是刘强东的福地。他的京东在这里上市,他与他的“奶茶mm”在这里相遇。现在,这个国家却让他人设倒塌,更重要的是暴露了刘强东和京东的隐患——一旦攥着京东近8成投票权的刘强东真的入狱了,京东将群龙无首。

造成隐患的主要原因之一,是刘强东赤裸裸的小我私家集权。刘强东早在央视《对话》节目中就坦露了这一点。他说:“如果不能节制这家企业(京东),我宁愿把它卖失落。”

BAT帝国没有“太子”

刘强东在接受美国CNBC的采访时也表示,自己很享受努力工作的状态,平均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候达16个小时,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也会让他觉得很痛苦。

京东这家成立于1998年的企业,在过去的20年来,没有二把手,也没有联合创始人,刘强东一言九鼎。

刘强东不是没有接班的问题意识,他曾想过从外部引入职业经理人做高管。最终的结果是,他亲手把这些人招进来,又亲手把这些人开了。

2013年,刘强东下定决心暂别公司。他去了美国,甚至换了德律风号码,邮件是唯一的沟通方法。即就是这样,刘强东的放权“挣扎”也是无用的。

就在这个美国“充电”之旅的历程里,传出了这样的段子:一天早会,有人刚宣布一项产品将上线,德律风里突然传出刘强东的声音,他没有向大家打号召,而是直接提出有些细节需要革新,并要求立即落实。在座所有人都吓傻了,原来老板在美国也会听早会。

在动物世界,兽王对付节制领地的敏感非同小可。兽王要想保持节制力,必需保持强势。从京东成立以来,刘强东的这份强势节制住了京东,也保卫了京东这块领地。2011年,零售巨子沃尔玛在京东C轮融资中,与京东有长达半年的谈判。就在估值已悉数谈妥,临近签协议时,刘强东发现沃尔玛要求将来控股京东。虽然对资本一窍不通,但看到这样的条款,刘强东保卫京东的本能就立刻显现,他把沃尔玛的控股欲望上升到“素质上谈不成的工具”,逼得沃尔玛作废了控股,才在京东分得一杯羹。

8月底的性侵丑闻过去48小时后,刘强东就现身京东总部,参与了京东与如意集团的签约合作。

现在,京东又有了它的东哥,太阳照旧升起。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网友最新评论